<output id="vtvvv"><pre id="vtvvv"><mark id="vtvvv"></mark></pre></output>

        <pre id="vtvvv"><track id="vtvvv"></track></pre>

            野豬出沒、鳑鲏重現、黑鸛常駐…北京的野生動物“鄰居”在哪里?
            發布時間:2022-08-09
            瀏覽次數:518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前不久,一只野豬闖入北京石景山一居民小區,引來了不少好奇的市民圍觀。由于生態保護力度的加強,野生動物出沒的事件逐年增多。我們做好和它們“和平共處”的準備了嗎?

            撰文/李鵬 圖文編輯/陳永杰

            新媒體編輯/房永珍

            7月22日,一只野豬闖入北京石景山融景城66號院內,到處亂竄,引來了不少好奇的市民圍觀。見到有人圍捕它,野豬在逃跑時,還撞壞了小區的一處鐵制圍欄。

            圖片

            ▲居民拍到的野豬畫面(圖片來源/北京石景山微信公眾號)

            這些年,由于生態保護力度的加強,以前少見的野豬在鄉村居民區出現已經頗為常見,但出現在北京這個大都市的人口聚集區中,還是讓人感到十分意外。

            其實,野豬在北京的分布十分廣泛,門頭溝、房山、密云、平谷、延慶等幾個區都有野豬分布。隨著生態環境的改善,越來越多的野豬近些年慢慢地向周邊擴散,于是就出現部分個體被家族驅離尋找新的領地,但野豬來到城市中依舊是一種偶然現象。

            不過,北京野豬進城的背后,折射出的是進入新世紀以來城市生態環境的不斷改善,城市中出現野生動物已經越來越常見了。城市及城市居民學會與越來越多的野生動物友好相處已經成為一個必須面對的問題。

            圖片

            城市中的野生動物越來越多

            在傳統的思維中,除了動物園的野生動物,野生動物都生活在山林和鄉下。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科學考察委員會副主任周海翔表示,隨著近年來生態環境的改善,城市綠地、公園面積不斷增加,越來越多的市內小型湖泊、濕地得到修復,城市與大自然的距離日趨拉近。此外野生動物保護法規也在不斷完善,人們動物保護意識在不斷增強,這給了松鼠、刺猬、黃鼬、狗獾等許多體型較小的野生動物成為“市民”的條件。農藥使用的減少、昆蟲數量的增加也讓更多的鳥類棲居到城市中。

            今年6月,北京本土山羊——中華斑羚出現在位于門頭溝區的京煤集團總醫院南側外巷子里。中華斑羚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平日難見其真容,其生存環境為深林崖壁。因此,此次中華斑羚現身門頭溝更讓人感到意外。就在筆者居住的小區,也多次見到刺猬、黃鼬的蹤影。

            2021年初開始,一些野生動物觀測者在北京玉淵潭公園、綠堤公園、涼水河流域多次發現了金線側褶蛙,而這種生物此前一度被認為已經絕跡。

            圖片

            ▲中華斑羚(圖片來源/新京報)

            住在江浙一帶尤其是上海的人可能會知道有這么一種動物:它有大大的黑眼圈和棕色的體毛,長得像小浣熊,也經常被誤認為小浣熊。實際上它是一種名字叫貉的犬科動物,廣泛分布于我國東北和南方地區。在以上海為代表的一些城市中,也生存著少量的貉。上海西南的松江區有足足78個小區、公園、城市綠地等地塊有貉出沒,是貉分布最廣的城市地區。

            也有一些生活在城市郊區山林中的野生動物,它們在人類世界的夾縫中繁衍生息,逐步成為了城市居民的新鄰居。白天,它們藏身于城市的角落、縫隙;當夜幕降臨,寫字樓的燈火熄滅,它們便開始三五成群地出來活動、覓食。一些城市中野生動物增多與新冠肺炎疫情也具有很大的關系。疫情發生以來,不少社區封控管理,人員活動相對減少,因此出現“人退鳥進”“人退獸進”的現象,此前在山里都難以發現的一些生物,如今在城區都現出蹤跡。

            與野生動物做“鄰居”

            城市中野生動物越來越多有時也并不代表這個物種就越來越多。刺猬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盡管現在一些人在自己生活的城市偶爾會看到刺猬的身影,但其實刺猬的生存狀況已經告急。自2000年以來,由于棲息地的消失以及人類的捕殺,野生刺猬的數量已經銳減30%,它們現在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瀕危物種。因此,像刺猬這樣的野生動物,更需要我們人類的呵護。

            其實,對絕大多數野生動物來說,城市并非理想的生存之地。在城市中棲息的野生動物,常常要面對交通事故、噪聲、噪光、環境污染等諸多不利因素,很容易受到傷害。并且隨著城市化的發展,一些城市中野生動物的生存空間在不斷壓縮。例如蝙蝠、水鴨、青蛙等野生動物已經越來越難覓蹤影;城市高樓玻璃幕墻的光反射,使得鳥類因誤判而撞死的悲劇時有發生;機動車軋死小動物的情況也不鮮見……因此,城市中野生動物生存很不容易,保護城市中的野生動物,要比荒野中面臨著更大的挑戰。

            面對野生動物,我們該如何做呢?專家的意見是我們可以喜愛野生動物,但是不要錯愛。北京生物多樣性保護中心研究員郭耕表示,我們與城市中的野生動物做鄰居,最為關鍵的是要與野生動物保持距離。不要隨意捕捉和飼喂,更不能將其作為寵物飼養。

            圖片

            ▲一些野生動物觀測者在北京玉淵潭公園、綠堤公園、涼水河流域多次發現了金線側褶蛙(攝影 /羅昊)

            科學研究已經證明,人與野生動物的親密接觸存在一定的雙向風險:野生動物可能將不明病菌、病毒傳染給人類,導致人畜共患疾病甚至是流行性傳染病的發生,增加健康隱患;同時,人與野生動物過度親密接觸也違背野生動物的習性,會威脅其野外種群的生存安全。

            周海翔表示,在城市中人們與野生動物和平相處,要盡量做到互不干涉。

            在一些野生動物保護者看來,城市居民們需要建立一種理念,城市不僅屬于在此生活的人們,也屬于眾多的野生動物。

            圖片

            城市景觀可以更“野性”一點

            “沒有塵世的喧囂華麗,沒有農田的整齊劃一/滿目亂草雜樹,四季演替/盈耳鳥語蟲鳴,晝夜有序/落英繽紛,神采各異/疏影橫斜,斑駁陸離......”這是一首關于荒野的詩——《荒野的自白》中的句子,從中我們可以窺視到自然的野趣與物種的自由自在。

            但多年來,我們進行城市景觀的改造,常常倡導的是精致的人為景觀。從視覺的角度而言,其看起來常常要更好看一些。但是在一些野生動物保護學者和生態專家的眼中,這樣的改造其實對很多野生動物并不友好,因為野生動物更喜歡荒野化的環境,這也更有利于它們的生存和繁殖。

            郭耕等一些動物保護人士建議,現在城市實施一些公園的建設或者改造,也應該充分考慮野生動物的生存和繁殖問題,在改造和建設中要做到盡量不破壞它們的生存環境,適當保留荒野區域是必要的。否則,改造對很多野生動物就是災難。

            實際上,北京近些年已經在采取行動。以前北京的地被草本植物常被當做雜草清除,但近年來,北京市逐漸讓地被草本植物“回家”,保留部分荒地,讓這些植物生長。比較典型的是奧林匹克森林公園和天壇公園,其中天壇公園的二月蘭更是受到游客歡迎。此外在一些公園,以往在冬季,野草地大多被割掉,現在也把它們保留下來,可以作為冬季景觀供游客拍照。同時,一些草籽也可以為小鳥提供食物,保護了生物多樣性。

            這種措施的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郭耕舉例說,在北京麋鹿苑有一處叫做桃花島的荒野區,這是一處干涸并廢棄的魚塘,多年來他一再強調不要干擾,如今這個亂草叢生的地方已經成了牙獐的隱蔽處和求偶場。

            圖片

            ▲2019 年,消失多年的鳑鲏魚首次現身圓明園西長河(攝影 /羅昊)

            郭耕說,現在北京的公園建設已經強調公園荒野化,要求至少10%的地帶留給野生動物做緩沖和棲息地。對生活在北京眾多公園中的野生動物們而言,這是值得慶幸的。



            歡迎掃碼關注深i科普!

            我們將定期推出

            公益、免費、優惠的科普活動和科普好物!


            聽說,打賞我的人最后都找到了真愛。
            贼窝里的性奴h

            <output id="vtvvv"><pre id="vtvvv"><mark id="vtvvv"></mark></pre></output>

                  <pre id="vtvvv"><track id="vtvvv"></track></pre>